但却主没见过郑文公

发表时间:2019-10-11

,姞姓,南燕国(今河南省汲县、延津县一带)人。燕姞以陪嫁宫人的身份来到郑国,但却从没见过郑文公。一日,燕姞梦到一位伟须眉,手拿兰草对她说:“我是你祖,今日以国喷鼻兰草赐你,以昌盛你们郑国。”燕姞醒来后,只感觉满室兰草喷鼻。于是,她把这个梦告诉了火伴,女火伴都冷笑她说:“你当生贵子了!”不久,郑文公入后宫,偶尔碰见燕姞,见她姿色不凡,忍不住十分喜爱。其它宫女见状都掩面窃笑,郑文公于是猎奇的问宫女为啥发笑,宫女们就将姞氏之梦告诉了郑文公。郑文公听罢大悦说:“这是美梦,我就成全了她吧!”当即便命人赐兰草给燕姞为标识表记标帜,并让她天黑后进宫侍寝。

姞氏也是黄帝姬轩辕的曲系,姞氏是带有很是较着的上古母系氏族社会标记的姓氏。其得姓者十四人。单从‘女’字旁就可断定,才成为今天的吉姓。而姞氏的后人去女傍而改成简写吉氏,据《史记》记录:“黄帝二十五子,”此中姞姓即是此中之一,考古发觉:姞氏是中华汉族最陈旧的姓氏,

郑文公二十五年(癸酉,公元前648年),燕姞生下一子,名姬兰。当初,郑文公有三位夫人,其生有五个儿子,但都因罪早死。郑文公因怕剩下的儿子觊觎,遂将众令郎全赶出郑国,而令郎姬兰则逃奔晋国,了晋文公。令郎兰正在晋国时,奉侍晋文公很是小心隆重,深得晋文公的宠爱。于是,令郎兰便正在晋国黑暗勾当,争取回郑做太子,晋文公也有心帮他成为太子。后来,郑国暗里取楚交好,晋遂伐郑。令郎兰请求不参取此事,获得晋文公的同意。郑国当然抵挡不住强大的晋国,只得冤枉乞降,晋文公遂借机提出令郎兰为郑国太子为前提。其时,郑医生石甲父说:“我传闻姞姓是后稷的元妃,其儿女该当有兴起的。令郎兰的母亲是姞姓儿女,再说夫人的儿子全都死了,剩下的庶子没有比令郎兰更贤德的。今告急,晋国为令郎兰请求,没有比这更大的益处。”于是,郑文公应承晋国,立令郎兰为太子。